湖南
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產經 教育 銀行 房產 旅游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

專訪殘雪:神秘低調的“諾獎熱門作家”揭面紗

2020年01月14日 11:40:24 來源: 中國青年報

  盡管殘雪早已是純文學圈內的知名作家,但多數國人對殘雪的名字并不熟悉。殘雪本名鄧小華,湖南耒陽人。她在上世紀80年代就以《黃泥街》《山上的小屋》等先鋒小說而著稱,90年代后,創作更偏重對人類精神世界的探索。有人說她的作品晦澀難懂,有人說她的創作思想深刻,在純文學領域造詣極高。殘雪幾乎是中國當代文學的一個奇特的符號,它神秘低調而又豐美多姿,認識殘雪,也是進入當代文學世界的一把鑰匙。

  如今,一向低調的殘雪為何會成為諾獎熱門人選?置身媒體的聚光燈下,殘雪到底是什么態度?殘雪眼中的中國文學,在世界上到底處于何種水平?本報記者采訪了殘雪。

  記者:有人認為您的作品都是自己的精神自傳,您怎么看待這個說法?

  殘雪:我的哲學觀與文學觀近年又發展了。精神自傳是我過去提出來的,別人復述我的話?,F在我將這種提法改為生命歷程,即靈肉合一的自傳。

  記者:您在《黃泥街》《山上的小屋》等早期作品中就十分注重現代主義的文學技法,也很注重對現實社會問題的反思。您認為,在當下,文學作品應該怎樣反映現實?

  殘雪:我的作品根本就不是反映或反思“現實”的。即使采用了“現實”的材料,那也是另有用途。我認為我這種實驗小說的任務不是反映現實,而是逐步建立起個人的乃至全人類的生命王國,開拓、發展出一片新天地。反映論的觀點老掉牙了。

  記者:作為女性作家,您如何看待自己作品中的女性敘事風格,性別是不是影響您創作的重要因素?

  殘雪:女性特點當然重要,所以我能正確地發揮我的優勢。但我首先是個人。

  記者:您認為中國當代文學是否達到了世界一流文學的水平?

  殘雪:如果你指的時間段是當下很短的時間,可以說達到了吧。如果說比較長的、出經典的時代,那還差得遠。

  記者:網絡閱讀時代,關注純文學的人似乎越來越少,這是一種發展趨勢,還是文學沒能夠滿足年輕人的閱讀需求?

  殘雪:兩方面原因都有。當今的年輕人越來越懶,凡要費腦筋又不能馬上獲利的事都不愿做。我國的文學現狀也令人擔憂。

  記者:如今,文學創作有衰退之勢,您如何看待純文學的邊緣化問題?

  殘雪:純文學邊緣化是好事,讓真正的作家靜下心來,深入探索。

  記者:您對年輕人尤其是90后的寫作者、文學愛好者有哪些建議?

  殘雪:希望他們多讀經典,至少精通一門外語。

  記者:網絡文學對文學創作有沒有形成沖擊?它是降低了人們的閱讀水準,還是豐富了閱讀內容?

  殘雪:網絡文學由于技術上的特點應該基本是屬于通俗文學類。通俗文學有需求,所以網絡文學豐富了大眾閱讀。

  記者:您覺得,作家的使命是什么?如何才能完成這一使命?

  殘雪:作家像科學家或哲學家一樣,其使命都是為了豐富和發展人性,推動社會變革與前進。但他們的工作并非直接對社會起作用。

  記者:您認為,判斷一部作品是否成功的標準是什么?一個作家,是不是應該考慮讀者或者市場的需求?

  殘雪:判斷一部作品是否成功,讀者的共鳴當然是最重要的。但這種判斷也是很復雜的。沒有一個讀者、將來也沒有讀者的作品肯定是失敗的。當下讀者很多,但提倡的是腐朽思想或情感的那種作品也是失敗的。能迎合大眾落后的思想與情感、讀者很多的作品,可以說是不太成功。當下讀者不夠多,但境界高,潛在讀者量會越來越大的作品,應歸于成功的作品。

  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黃帥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[責任編輯: 左梔子 ]
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5460072
手机兼职到底赚不赚钱